爭做出彩河南人 | 你是一束光——追記疫情防控一線犧牲民警樊樹鋒

河南日報客戶端記者 李林 河南日報客戶端 2020-03-01 11:29

他是一位鄭州社區民警,倒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一線時,年僅39歲。

在人們需要的時候,他以突然倒地不起的身姿“挺身而出”,成了那個平凡人中的英雄;在生命的最后時刻,他兌現了兩年前作出的捐獻自己器官的決定,讓一位普通警察的大仁大義永續世間。

他的工作是最瑣細不過的事,他辦過的案子都不大起眼兒,他的過往經歷也都平平常常。

他是凡人堆里的一束微光,尋常看不到,離開了,才發現它的光芒萬丈。

他,就是樊樹鋒。

“關鍵時刻絕不能掉鏈子”

打開旋鈕,車載CD里又傳出:金色盾牌熱血鑄就,危難之處顯身手……

有著“金色盾牌”情結的樊樹鋒,總愛在開車趕路時聽這首老歌。最后一次聽這首歌,是在庚子年的大年初一,因為接到上級關于疫情防控的緊急通知,他連夜帶著妻女開車從新鄭老家趕回鄭州市區。

“我的轄區,都市村莊多,流動人員多,疫情防控難度大,一刻也耽誤不得。”樊樹鋒那晚急匆匆的樣子,老母親黃鐵妞至今歷歷在目。當時剛撈出鍋的一大碗餃子,還喧騰騰冒著熱氣,可小兒子樹鋒,已經開著車駛出了村里的窄巷。

夜路,漆黑漫長。樊樹鋒一腳油門,車子飛馳,兩道明晃晃的車燈光,像是長劍,劈開一條向前的大路。“金色盾牌熱血鑄就,危難之處顯身手……”嘹亮的歌聲,成了寂靜夜空的“主角”。

“他一直在聽這首歌。我笑話他,老歌也聽不煩,還錄了段視頻,發到了朋友圈。”妻子張華回憶起那個夜晚,路長,情也長。

1981年,樊樹鋒出生在新鄭市新村鎮。兄弟兩人,哥哥喜文,他喜武。他2003年考入河南公安高等專科學校,2005年參加工作成為一名公安特警,2016年進入鄭州市公安局東風路分局治安管理服務大隊治安二中隊,擔任白廟社區民警。

今年1月26日,大年初二,武漢已經封城,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社區防控刻不容緩。返鄭的第二天一早,樊樹鋒就進了他管轄的社區樓院。

他所負責的白廟社區包括大鋪村、小鋪村和姜砦村三個都市村莊,有8個網格9個小區900余戶2800余人,還有2個在建工地,人員構成復雜。

“進社區,進社區,馬上進社區!”一直跟隨樊樹鋒工作的輔警閆志紅回憶說,一向沉穩、不愛說話的樊頭兒,突然“絮叨”起來了,他詳細交代各組人員進入小區排查情況,并反復要求不漏一戶、不少一人。

“大年初二回到崗位,樊樹鋒就一頭‘扎’進疫情防控的各項工作中,天天泡在管轄的社區樓院里。每次看到他,都是腳步匆匆,一直在往前趕的樣子。”東風路分局治安管理服務大隊二中隊中隊長趙希群說,特警出身的樊樹鋒干起工作,真拼!

按照防控工作的部署,查證落實轄區疫情管控重點人員成了重中之重。2月1日,在排查一名疫情管控重點人員時,對方電話一直聯系不上。樊樹鋒放心不下,冒著可能被感染的風險,跑進小區上門詢問,直到親眼見到那位疫情管控重點人員,并了解到該人員一直待在家中,身體狀況正常,他懸著的心才算放下來。

“為啥這么認真?樊頭兒說,疫情不跟誰講情面,錯一戶、漏一人,都有傳播的風險。咱們多走一步,群眾就離病毒遠一些,關鍵時刻絕不能掉鏈子!”閆志紅說,隨著疫情防控的不斷升級,樊樹鋒像是“焊”在了轄區樓院里。他帶領大伙兒不折不扣地將白廟社區900余戶2800余名居民和上級機關下發的22批65名疫情重點管控人員全部摸排到位。在他的努力和帶動下,整個社區的群眾情緒穩定,疫情防控工作扎實有效,截至記者采訪時未出現一例確診病例、疑似病例。

“樊頭兒工作特別認真細致,我們做不到、想不到的,他都會‘板起臉’指出來。可下社區摸排,一到飯點,他又總說不餓,讓我們先去吃飯,他留守。”輔警安迪說,大家都知道其實樊樹鋒是怕有遺漏,要確保排查萬無一失;再則他是心疼同事們,總覺著自己能再頂一頂。

從大年初二開始,樊樹鋒一直在疫情防控一線,他的腳在“趕路”,心也在“趕路”。

“晚上快12點了,他發微信問我,有啥法子能提高工作效率,早一點完成所有轄區人員的排查,為防控提供準確依據。”同事劉孝章說,樊樹鋒操心工作上的事,不分白天黑夜。

“他每天都會把防疫的‘新消息’帶給大家。各單元門把手和可視對講等易交叉感染的地方,他建議貼上保鮮膜;在大堂進出口處,為減少身體接觸,他建議增加一次性抽紙;在各樓棟電梯間,為了阻斷按鍵傳播病毒的可能,他建議放上一把小牙簽。”轄區群眾王勤感慨,樊警官給人最深的印象就是做事的執著與投入。

隔離不隔愛。考慮到社區不少隔離人員的日常生活會成問題,樊樹鋒專門建立了“返鄭人員溝通微信群”,實時掌握他們的健康狀況和生活中的困難,還與社區、物業工作人員一起,幫助解決隔離人員的生活必需品供應保障問題。

2月11日,總在“趕路”的樊樹鋒,“歇腳”了。

連續17天在防疫一線奮戰,吃住都在單位,可他還是覺得時間不夠用。當天下午2點30分,在宿舍躺下休息沒一會兒,他就翻身坐起來,叫醒身邊的同事李祖化,說一起去防控卡口再看看。

但走出房門沒有多久,李祖化就聽到“撲通”一聲。

樊樹鋒倒在了地上,這個倔強的漢子從此再沒能站起來,嘴角上多天都沒長好的潰瘍口還掛著血……

“俺不能白搭了這身警服”

在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的ICU病房,醫生對樊樹鋒實施了整整8天的緊急搶救。

這8天里,樊樹鋒也許是累了,這么多年的警察生涯都是忙忙碌碌,從未休息過這么久,所以他沒睜開眼睛,沒有醒來過。

這8天里,樊樹鋒一定還有太多未了的心事,有幾張轄區疫情防控表還沒填完;有幾家隔離戶的生活用品還沒來得及去送;還有打大年初二起就再沒見過倆閨女,想孩子們了……所以他氣若游絲,卻不肯放棄。

2月19日12時36分,因顱內大面積出血倒在疫情防控一線的樊樹鋒,還是走了。

在病房一角收拾丈夫遺物的張華,緊緊抱著警號016698的警服。只留下了這身警服,沒有留下一句話,狠心的人啊,就這么匆匆地走了。

“他把能給的都給了別人,自己只看重這身警服。”張華淚如雨下,仿佛懷里抱著的不是薄衣單衫,而是有血有肉有溫度的樊樹鋒。

2003年,樊樹鋒與“金色盾牌”結緣,那時意氣風發,正在憧憬人民警察的神圣與榮光。

“弟弟從小不愛說話。但他有志向,要以一己之力幫助他人,保護他人。”哥哥樊書衛回憶,當年從小村莊考進公安專科學校,平素少言的弟弟為此說說笑笑了好幾天。

從2005年進入鄭州市公安局特警支隊,整整11年,樊樹鋒先后參加了汶川抗震救災、北京奧運會安保等多項重大任務,并圓滿完成。2009年他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2016年調入東風路分局治安管理服務大隊治安二中隊,擔任白廟社區民警。

一同在特警支隊摸爬滾打,又一起調進東風路分局的老同事劉孝章說:旁人眼中老實巴交的樊樹鋒,其實是個“抓捕能手”。

“沒有啥訣竅,就是肯干。”劉孝章回憶,2018年9月28日,轄區文勞路12號院一夜之間丟了5輛電動車,案件很棘手。在大家一籌莫展的時候,樊樹鋒想到了平安建設平臺上的視頻監控。

“樊樹鋒屁股上有‘釘’。”劉孝章說,由于案發時間距受害人報警時間間隔較長,有大量的視頻資料需要查看,要想從中找到蛛絲馬跡,就必須耐住性子一幀幀回放。

樊樹鋒一坐下來就是幾個小時,一動不動,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最后硬是從視頻里“鎖定”了嫌疑人在廣電南路一個家屬院的落腳點。他連夜和同事蹲守,成功抓獲盜竊電動車的嫌疑人,并一舉偵破了7起電動車盜竊案。

2019年8月,樊樹鋒在一次走訪中得知,轄區園田路13號院一個煙酒店被盜香煙等物品價值9000余元。他找到店主了解案件情況,店主說案件發生在20多天之前,當時因為家中有事沒有報警,現在報警,感覺也沒有多少破案的希望了。

“群眾的東西丟了,就要給個說法,俺不能白搭了這身警服。”當時樊樹鋒的話,讓店主心頭涌起一股暖流。

沒有捷徑,還是老實巴交的“笨”法子,一幀幀查監控,一點點追行蹤。終于案件告破,挽回了煙酒店的經濟損失。

短短幾年,樊樹鋒先后抓獲違法犯罪嫌疑人200余人,參與偵破各類刑事、治安案件百余起,抓獲網上逃犯8人。

2月26日,記者走進位于鄭州園田路的分局治安管理服務大隊治安二中隊警務室,這里曾是樊樹鋒戰斗過的地方。在一張與同事們共用的辦公桌上,一只大號水杯,特別顯眼。

“那是樊頭兒的。他一工作起來,其他的事全忘了,每次想起喝水都是快要下班的時候。所以他拿了個大杯子,說一次就能喝個夠。”物是人非,輔警欒雪麗眼圈紅了。

打開樊樹鋒的儲物柜,里面有幾本工作日志,都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字。在2月11日的日志上,記錄著:明天世紀小區周口返鄭1人,2-03;安陽返鄭1人,3-08……從工作日志中,能看得出樊樹鋒是個“細心人”。

熟悉戶情是社區民警的工作基礎。從到任開始,樊樹鋒入戶走訪就必帶“老三樣”——工作日志、警民聯系卡和反詐騙宣傳小冊子,堅持見到每個人,熟悉每個人的基本情況,給每戶建立檔案。

“他的工作日志都寫滿了,只有他自個兒能看明白。但我們知道,那上面記的都是群眾關心的事,他怕忘了,大小事都要記下來。”劉孝章說。

為了提高群眾的反詐騙意識,樊樹鋒還會在走訪時給居民發放反詐騙宣傳小冊子,讓群眾了解掌握騙子的詐騙伎倆,提醒他們時刻捂好自己的錢袋子。由于宣傳到位,防范及時,幾年來,樊樹鋒負責的社區沒發生一起電信詐騙案件。

通過社區走訪,樊樹鋒總能知道群眾最需要啥。他管轄的小鋪新區和姜砦九組小區是老舊小區,人員復雜,許多居民擔心電動車被盜造成經濟損失。他主動研究借鑒其他小區防范經驗,多次與小區物業商討,并征求群眾的意見建議,在小區出入口安裝了門禁的同時,加強了巡邏防控力量,使這些小區沒有發生一起電動車被盜案件。

“這些年,樹鋒把他所管的轄區都逐門入戶走了好多遍,也想了不少辦法為群眾解決實際問題。有時排查到戶人家不在,就晚上等下班后再來。反正他總有耐心和辦法掌握到轄區的最新情況。”白廟村黨委書記李國民說,他最佩服樊樹鋒那股認真的勁頭,這幾年轄區警民魚水情也更深了。

“自從樊樹鋒來到分局,就踏踏實實把根扎在了基層。2017年因社區警務工作成績出色受到市局嘉獎,2019年在打擊電信詐騙專項行動中被分局嘉獎。”東風路分局局長丁配杰說。

中隊里的同志公認樊樹鋒是做“思想工作”的“行家”。2月4日,轄區開始對返程人員以及武漢返鄭人員進行隔離,部分居民對隔離工作有抵觸情緒。為理順大家情緒,樊樹鋒逐門逐戶耐心勸導,講明利害,爭取大家的理解支持。

2月6日,明天世紀小區一租戶從武漢返鄭,被社區強制在家隔離14天,該租戶未經同意私自撕開封條下樓取快遞。接到物業工作人員的電話,樊樹鋒立即趕到現場,經過耐心勸導,該租戶意識到自身的錯誤,向物業工作人員道歉,并承諾配合工作,嚴格遵守隔離制度。

“樊警官話不多,但字字句句都是為居民健康和安全著想的,所以大家都很聽他的勸說。”明天世紀物業經理周殿肖說。

“爸爸,你什么時候回來?”

2月27日,雨。

妻子張華站在客廳的窗戶前,淚也如雨。她身材嬌小,筆挺的背卻透著堅強。

張華望向西南。二三百米遠的地方,一路之隔就是丈夫樊樹鋒以前常常進出的警務辦公樓。無數次她都這樣翹首張望,看著丈夫一身警服從夕陽的余暉中朝她走來。那平素的時光簡簡單單,卻是人間最暖心的次次相逢。

“我和樹鋒第一次見面,是在2007年1月1日。”張華說,那時她大學畢業沒有正式工作,幾次相親因此不成。見了樊樹鋒她索性直言不諱,結果發現長相普普通通的樊樹鋒,卻是個心理超脫世俗的人,倆人很快交往了起來。

樊樹鋒熱愛工作,張華就全力支持。原本2008年5月倆人領證準備舉辦婚禮,但因為樊樹鋒接到緊急通知趕赴汶川救災、之后又參加了北京奧運安保,婚禮一直拖到了10月。可這一對璧人也無怨無悔,只用相親相愛淘洗歲月里磨難的沙礫。

自樊樹鋒離去,張華常會站在窗前出神兒。單位與家只相隔一條馬路,可既近又遠。

說近,一眼就能看到;說遠,樊樹鋒經常是十天半月跨不過這條馬路,回不到家。

“自從疫情防控工作開始,樹鋒就把母親從老家接過來,和我一起照顧兩個女兒。他天天吃住在單位,一連十多天沒有回過家。”張華說,人家是三過家門而不入,樹鋒是十過家門都不入!

樊樹鋒與張華有兩個可愛的女兒,大女兒今年9歲,小女兒3歲。“我理解和支持樹鋒的工作,但兩個孩子,他陪伴得實在太少。”

張華回憶,2017年黨的十九大安保期間,才一歲多的小女兒被查出先天性髖關節脫臼住院治療。為了不影響工作,樊樹鋒只能抽空去醫院給正在照料女兒的妻子送飯。實在沒時間過去時只好給她們娘兒倆點外賣。

“當時護士不知道他是警察,工作特別忙,指責他說,孩子住院需要營養,哪有這當爸爸的去叫外賣?!太不操心了!”

采訪中,記者從樊樹鋒大女兒旭旭的畫中,找到了兩幅媽媽的畫像,色彩鮮亮,線條流暢,投射出一個孩子與母親朝夕相處的親昵之情。

“爸爸總是很少回家,還沒有來得及給他畫畫。”旭旭那雙明亮的眼睛里,藏著好多想說的話:

她愛爸爸,爸爸再忙也會在她生日時送上一份禮物,一個鉛筆盒,或是一本她期待了許久的書;她愛爸爸,因為沒有幾個父親會像他那樣,把女兒的小辮兒扎得又高又均;她愛爸爸,那些為數不多、但爸爸會把菜炒得很香的晚餐,至今想起來都能讓人高興好一陣子……

把張華勸回到沙發邊,她沒坐下,而是拉出小板凳坐在鋪著塑料布的一張小木桌前。這小木桌是從老家捎回來的。張華沒有固定工作,養倆孩子,她要精打細算。

沙發對于現在的張華來說,是留給“回憶”的。小女兒彤彤黏她爸,每次樊樹鋒回家,不管有多累,都會馱起小彤彤在屋子里轉上幾圈,然后一大一小兩個人倒在沙發上“打鬧”一陣。彤彤咯咯的笑聲,能飛上天花板。

“媽媽你為什么哭啊?爸爸什么時候回來?”懂事的彤彤幫媽媽擦眼淚,但太小的彤彤不知道,爸爸再也回不來了。

整理樊樹鋒的衣柜,除了警服外,只有幾件便裝,其中最新的一件是張華2017年夏天給他買的藍色T恤。當時樊樹鋒因為這件衣服,還埋怨了張華幾句:打完折將近200塊錢,花給自己,太貴了。

“小鋒打小就對自己摳。上專科學校那會兒,別人家里一月給600元生活費,俺家給小鋒300元。可到學期末他還會往家帶回1000多塊錢。”樊書衛說,“小鋒對別人比對自己強。我讀研究生那會兒,他已經工作,一個月工資一千出頭,可每到開學時他都會寄2000元學費給我。”

“因為加班總誤了飯點,樊頭兒常自掏腰包買來方便面、火腿腸,放進大伙兒的柜子里,他說餓了先墊一口。”輔警徐璐璐說,他為大伙兒著想得多。

兩年前的春節,在老家新鄭,慣常沉默的樊樹鋒突然對家人說:“如果哪天發生了意外,把我有用的器官捐了吧。這樣還能發揮點余熱,幫幫別人……”

2月19日,按照樊樹鋒的生前愿望,妻子張華在器官無償捐贈書上簽了字。

“樊樹鋒健康的眼角膜和其他三個器官,可以通過移植挽救3個人的生命,還可以讓兩個人重獲光明。”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人體器官獲取組織辦公室主任陳超群說,“現在5名接受器官捐贈者均完成了手術,術后效果良好……”

窗外,雨還在下,這是讓萬物獲得新生的春雨,每一滴都飽含著生命的氣息,每一滴都開啟著新的生機。

樊樹鋒走了,但并沒有走遠,如同春雨,他在用另外一種方式延續著生命!

編輯: 田戈   責任編輯:李瑾瑜

推薦閱讀

返回頂部

Copyright 2003-2016 商丘網 版權所有

首頁  |  商丘  |  專題  |  網視  |  圖片  |  金融  |  房產  |  汽車  |  教育  |  健康  |  旅游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河南新聞
爭做出彩河南人 | 你是一束光——追記疫情防控一線犧牲民警樊樹鋒
2020-03-01 11:29   河南日報客戶端記者 李林   河南日報客戶端   我要評論 

他是一位鄭州社區民警,倒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一線時,年僅39歲。

在人們需要的時候,他以突然倒地不起的身姿“挺身而出”,成了那個平凡人中的英雄;在生命的最后時刻,他兌現了兩年前作出的捐獻自己器官的決定,讓一位普通警察的大仁大義永續世間。

他的工作是最瑣細不過的事,他辦過的案子都不大起眼兒,他的過往經歷也都平平常常。

他是凡人堆里的一束微光,尋常看不到,離開了,才發現它的光芒萬丈。

他,就是樊樹鋒。

“關鍵時刻絕不能掉鏈子”

打開旋鈕,車載CD里又傳出:金色盾牌熱血鑄就,危難之處顯身手……

有著“金色盾牌”情結的樊樹鋒,總愛在開車趕路時聽這首老歌。最后一次聽這首歌,是在庚子年的大年初一,因為接到上級關于疫情防控的緊急通知,他連夜帶著妻女開車從新鄭老家趕回鄭州市區。

“我的轄區,都市村莊多,流動人員多,疫情防控難度大,一刻也耽誤不得。”樊樹鋒那晚急匆匆的樣子,老母親黃鐵妞至今歷歷在目。當時剛撈出鍋的一大碗餃子,還喧騰騰冒著熱氣,可小兒子樹鋒,已經開著車駛出了村里的窄巷。

夜路,漆黑漫長。樊樹鋒一腳油門,車子飛馳,兩道明晃晃的車燈光,像是長劍,劈開一條向前的大路。“金色盾牌熱血鑄就,危難之處顯身手……”嘹亮的歌聲,成了寂靜夜空的“主角”。

“他一直在聽這首歌。我笑話他,老歌也聽不煩,還錄了段視頻,發到了朋友圈。”妻子張華回憶起那個夜晚,路長,情也長。

1981年,樊樹鋒出生在新鄭市新村鎮。兄弟兩人,哥哥喜文,他喜武。他2003年考入河南公安高等專科學校,2005年參加工作成為一名公安特警,2016年進入鄭州市公安局東風路分局治安管理服務大隊治安二中隊,擔任白廟社區民警。

今年1月26日,大年初二,武漢已經封城,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社區防控刻不容緩。返鄭的第二天一早,樊樹鋒就進了他管轄的社區樓院。

他所負責的白廟社區包括大鋪村、小鋪村和姜砦村三個都市村莊,有8個網格9個小區900余戶2800余人,還有2個在建工地,人員構成復雜。

“進社區,進社區,馬上進社區!”一直跟隨樊樹鋒工作的輔警閆志紅回憶說,一向沉穩、不愛說話的樊頭兒,突然“絮叨”起來了,他詳細交代各組人員進入小區排查情況,并反復要求不漏一戶、不少一人。

“大年初二回到崗位,樊樹鋒就一頭‘扎’進疫情防控的各項工作中,天天泡在管轄的社區樓院里。每次看到他,都是腳步匆匆,一直在往前趕的樣子。”東風路分局治安管理服務大隊二中隊中隊長趙希群說,特警出身的樊樹鋒干起工作,真拼!

按照防控工作的部署,查證落實轄區疫情管控重點人員成了重中之重。2月1日,在排查一名疫情管控重點人員時,對方電話一直聯系不上。樊樹鋒放心不下,冒著可能被感染的風險,跑進小區上門詢問,直到親眼見到那位疫情管控重點人員,并了解到該人員一直待在家中,身體狀況正常,他懸著的心才算放下來。

“為啥這么認真?樊頭兒說,疫情不跟誰講情面,錯一戶、漏一人,都有傳播的風險。咱們多走一步,群眾就離病毒遠一些,關鍵時刻絕不能掉鏈子!”閆志紅說,隨著疫情防控的不斷升級,樊樹鋒像是“焊”在了轄區樓院里。他帶領大伙兒不折不扣地將白廟社區900余戶2800余名居民和上級機關下發的22批65名疫情重點管控人員全部摸排到位。在他的努力和帶動下,整個社區的群眾情緒穩定,疫情防控工作扎實有效,截至記者采訪時未出現一例確診病例、疑似病例。

“樊頭兒工作特別認真細致,我們做不到、想不到的,他都會‘板起臉’指出來。可下社區摸排,一到飯點,他又總說不餓,讓我們先去吃飯,他留守。”輔警安迪說,大家都知道其實樊樹鋒是怕有遺漏,要確保排查萬無一失;再則他是心疼同事們,總覺著自己能再頂一頂。

從大年初二開始,樊樹鋒一直在疫情防控一線,他的腳在“趕路”,心也在“趕路”。

“晚上快12點了,他發微信問我,有啥法子能提高工作效率,早一點完成所有轄區人員的排查,為防控提供準確依據。”同事劉孝章說,樊樹鋒操心工作上的事,不分白天黑夜。

“他每天都會把防疫的‘新消息’帶給大家。各單元門把手和可視對講等易交叉感染的地方,他建議貼上保鮮膜;在大堂進出口處,為減少身體接觸,他建議增加一次性抽紙;在各樓棟電梯間,為了阻斷按鍵傳播病毒的可能,他建議放上一把小牙簽。”轄區群眾王勤感慨,樊警官給人最深的印象就是做事的執著與投入。

隔離不隔愛。考慮到社區不少隔離人員的日常生活會成問題,樊樹鋒專門建立了“返鄭人員溝通微信群”,實時掌握他們的健康狀況和生活中的困難,還與社區、物業工作人員一起,幫助解決隔離人員的生活必需品供應保障問題。

2月11日,總在“趕路”的樊樹鋒,“歇腳”了。

連續17天在防疫一線奮戰,吃住都在單位,可他還是覺得時間不夠用。當天下午2點30分,在宿舍躺下休息沒一會兒,他就翻身坐起來,叫醒身邊的同事李祖化,說一起去防控卡口再看看。

但走出房門沒有多久,李祖化就聽到“撲通”一聲。

樊樹鋒倒在了地上,這個倔強的漢子從此再沒能站起來,嘴角上多天都沒長好的潰瘍口還掛著血……

“俺不能白搭了這身警服”

在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的ICU病房,醫生對樊樹鋒實施了整整8天的緊急搶救。

這8天里,樊樹鋒也許是累了,這么多年的警察生涯都是忙忙碌碌,從未休息過這么久,所以他沒睜開眼睛,沒有醒來過。

這8天里,樊樹鋒一定還有太多未了的心事,有幾張轄區疫情防控表還沒填完;有幾家隔離戶的生活用品還沒來得及去送;還有打大年初二起就再沒見過倆閨女,想孩子們了……所以他氣若游絲,卻不肯放棄。

2月19日12時36分,因顱內大面積出血倒在疫情防控一線的樊樹鋒,還是走了。

在病房一角收拾丈夫遺物的張華,緊緊抱著警號016698的警服。只留下了這身警服,沒有留下一句話,狠心的人啊,就這么匆匆地走了。

“他把能給的都給了別人,自己只看重這身警服。”張華淚如雨下,仿佛懷里抱著的不是薄衣單衫,而是有血有肉有溫度的樊樹鋒。

2003年,樊樹鋒與“金色盾牌”結緣,那時意氣風發,正在憧憬人民警察的神圣與榮光。

“弟弟從小不愛說話。但他有志向,要以一己之力幫助他人,保護他人。”哥哥樊書衛回憶,當年從小村莊考進公安專科學校,平素少言的弟弟為此說說笑笑了好幾天。

從2005年進入鄭州市公安局特警支隊,整整11年,樊樹鋒先后參加了汶川抗震救災、北京奧運會安保等多項重大任務,并圓滿完成。2009年他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2016年調入東風路分局治安管理服務大隊治安二中隊,擔任白廟社區民警。

一同在特警支隊摸爬滾打,又一起調進東風路分局的老同事劉孝章說:旁人眼中老實巴交的樊樹鋒,其實是個“抓捕能手”。

“沒有啥訣竅,就是肯干。”劉孝章回憶,2018年9月28日,轄區文勞路12號院一夜之間丟了5輛電動車,案件很棘手。在大家一籌莫展的時候,樊樹鋒想到了平安建設平臺上的視頻監控。

“樊樹鋒屁股上有‘釘’。”劉孝章說,由于案發時間距受害人報警時間間隔較長,有大量的視頻資料需要查看,要想從中找到蛛絲馬跡,就必須耐住性子一幀幀回放。

樊樹鋒一坐下來就是幾個小時,一動不動,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最后硬是從視頻里“鎖定”了嫌疑人在廣電南路一個家屬院的落腳點。他連夜和同事蹲守,成功抓獲盜竊電動車的嫌疑人,并一舉偵破了7起電動車盜竊案。

2019年8月,樊樹鋒在一次走訪中得知,轄區園田路13號院一個煙酒店被盜香煙等物品價值9000余元。他找到店主了解案件情況,店主說案件發生在20多天之前,當時因為家中有事沒有報警,現在報警,感覺也沒有多少破案的希望了。

“群眾的東西丟了,就要給個說法,俺不能白搭了這身警服。”當時樊樹鋒的話,讓店主心頭涌起一股暖流。

沒有捷徑,還是老實巴交的“笨”法子,一幀幀查監控,一點點追行蹤。終于案件告破,挽回了煙酒店的經濟損失。

短短幾年,樊樹鋒先后抓獲違法犯罪嫌疑人200余人,參與偵破各類刑事、治安案件百余起,抓獲網上逃犯8人。

2月26日,記者走進位于鄭州園田路的分局治安管理服務大隊治安二中隊警務室,這里曾是樊樹鋒戰斗過的地方。在一張與同事們共用的辦公桌上,一只大號水杯,特別顯眼。

“那是樊頭兒的。他一工作起來,其他的事全忘了,每次想起喝水都是快要下班的時候。所以他拿了個大杯子,說一次就能喝個夠。”物是人非,輔警欒雪麗眼圈紅了。

打開樊樹鋒的儲物柜,里面有幾本工作日志,都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字。在2月11日的日志上,記錄著:明天世紀小區周口返鄭1人,2-03;安陽返鄭1人,3-08……從工作日志中,能看得出樊樹鋒是個“細心人”。

熟悉戶情是社區民警的工作基礎。從到任開始,樊樹鋒入戶走訪就必帶“老三樣”——工作日志、警民聯系卡和反詐騙宣傳小冊子,堅持見到每個人,熟悉每個人的基本情況,給每戶建立檔案。

“他的工作日志都寫滿了,只有他自個兒能看明白。但我們知道,那上面記的都是群眾關心的事,他怕忘了,大小事都要記下來。”劉孝章說。

為了提高群眾的反詐騙意識,樊樹鋒還會在走訪時給居民發放反詐騙宣傳小冊子,讓群眾了解掌握騙子的詐騙伎倆,提醒他們時刻捂好自己的錢袋子。由于宣傳到位,防范及時,幾年來,樊樹鋒負責的社區沒發生一起電信詐騙案件。

通過社區走訪,樊樹鋒總能知道群眾最需要啥。他管轄的小鋪新區和姜砦九組小區是老舊小區,人員復雜,許多居民擔心電動車被盜造成經濟損失。他主動研究借鑒其他小區防范經驗,多次與小區物業商討,并征求群眾的意見建議,在小區出入口安裝了門禁的同時,加強了巡邏防控力量,使這些小區沒有發生一起電動車被盜案件。

“這些年,樹鋒把他所管的轄區都逐門入戶走了好多遍,也想了不少辦法為群眾解決實際問題。有時排查到戶人家不在,就晚上等下班后再來。反正他總有耐心和辦法掌握到轄區的最新情況。”白廟村黨委書記李國民說,他最佩服樊樹鋒那股認真的勁頭,這幾年轄區警民魚水情也更深了。

“自從樊樹鋒來到分局,就踏踏實實把根扎在了基層。2017年因社區警務工作成績出色受到市局嘉獎,2019年在打擊電信詐騙專項行動中被分局嘉獎。”東風路分局局長丁配杰說。

中隊里的同志公認樊樹鋒是做“思想工作”的“行家”。2月4日,轄區開始對返程人員以及武漢返鄭人員進行隔離,部分居民對隔離工作有抵觸情緒。為理順大家情緒,樊樹鋒逐門逐戶耐心勸導,講明利害,爭取大家的理解支持。

2月6日,明天世紀小區一租戶從武漢返鄭,被社區強制在家隔離14天,該租戶未經同意私自撕開封條下樓取快遞。接到物業工作人員的電話,樊樹鋒立即趕到現場,經過耐心勸導,該租戶意識到自身的錯誤,向物業工作人員道歉,并承諾配合工作,嚴格遵守隔離制度。

“樊警官話不多,但字字句句都是為居民健康和安全著想的,所以大家都很聽他的勸說。”明天世紀物業經理周殿肖說。

“爸爸,你什么時候回來?”

2月27日,雨。

妻子張華站在客廳的窗戶前,淚也如雨。她身材嬌小,筆挺的背卻透著堅強。

張華望向西南。二三百米遠的地方,一路之隔就是丈夫樊樹鋒以前常常進出的警務辦公樓。無數次她都這樣翹首張望,看著丈夫一身警服從夕陽的余暉中朝她走來。那平素的時光簡簡單單,卻是人間最暖心的次次相逢。

“我和樹鋒第一次見面,是在2007年1月1日。”張華說,那時她大學畢業沒有正式工作,幾次相親因此不成。見了樊樹鋒她索性直言不諱,結果發現長相普普通通的樊樹鋒,卻是個心理超脫世俗的人,倆人很快交往了起來。

樊樹鋒熱愛工作,張華就全力支持。原本2008年5月倆人領證準備舉辦婚禮,但因為樊樹鋒接到緊急通知趕赴汶川救災、之后又參加了北京奧運安保,婚禮一直拖到了10月。可這一對璧人也無怨無悔,只用相親相愛淘洗歲月里磨難的沙礫。

自樊樹鋒離去,張華常會站在窗前出神兒。單位與家只相隔一條馬路,可既近又遠。

說近,一眼就能看到;說遠,樊樹鋒經常是十天半月跨不過這條馬路,回不到家。

“自從疫情防控工作開始,樹鋒就把母親從老家接過來,和我一起照顧兩個女兒。他天天吃住在單位,一連十多天沒有回過家。”張華說,人家是三過家門而不入,樹鋒是十過家門都不入!

樊樹鋒與張華有兩個可愛的女兒,大女兒今年9歲,小女兒3歲。“我理解和支持樹鋒的工作,但兩個孩子,他陪伴得實在太少。”

張華回憶,2017年黨的十九大安保期間,才一歲多的小女兒被查出先天性髖關節脫臼住院治療。為了不影響工作,樊樹鋒只能抽空去醫院給正在照料女兒的妻子送飯。實在沒時間過去時只好給她們娘兒倆點外賣。

“當時護士不知道他是警察,工作特別忙,指責他說,孩子住院需要營養,哪有這當爸爸的去叫外賣?!太不操心了!”

采訪中,記者從樊樹鋒大女兒旭旭的畫中,找到了兩幅媽媽的畫像,色彩鮮亮,線條流暢,投射出一個孩子與母親朝夕相處的親昵之情。

“爸爸總是很少回家,還沒有來得及給他畫畫。”旭旭那雙明亮的眼睛里,藏著好多想說的話:

她愛爸爸,爸爸再忙也會在她生日時送上一份禮物,一個鉛筆盒,或是一本她期待了許久的書;她愛爸爸,因為沒有幾個父親會像他那樣,把女兒的小辮兒扎得又高又均;她愛爸爸,那些為數不多、但爸爸會把菜炒得很香的晚餐,至今想起來都能讓人高興好一陣子……

把張華勸回到沙發邊,她沒坐下,而是拉出小板凳坐在鋪著塑料布的一張小木桌前。這小木桌是從老家捎回來的。張華沒有固定工作,養倆孩子,她要精打細算。

沙發對于現在的張華來說,是留給“回憶”的。小女兒彤彤黏她爸,每次樊樹鋒回家,不管有多累,都會馱起小彤彤在屋子里轉上幾圈,然后一大一小兩個人倒在沙發上“打鬧”一陣。彤彤咯咯的笑聲,能飛上天花板。

“媽媽你為什么哭啊?爸爸什么時候回來?”懂事的彤彤幫媽媽擦眼淚,但太小的彤彤不知道,爸爸再也回不來了。

整理樊樹鋒的衣柜,除了警服外,只有幾件便裝,其中最新的一件是張華2017年夏天給他買的藍色T恤。當時樊樹鋒因為這件衣服,還埋怨了張華幾句:打完折將近200塊錢,花給自己,太貴了。

“小鋒打小就對自己摳。上專科學校那會兒,別人家里一月給600元生活費,俺家給小鋒300元。可到學期末他還會往家帶回1000多塊錢。”樊書衛說,“小鋒對別人比對自己強。我讀研究生那會兒,他已經工作,一個月工資一千出頭,可每到開學時他都會寄2000元學費給我。”

“因為加班總誤了飯點,樊頭兒常自掏腰包買來方便面、火腿腸,放進大伙兒的柜子里,他說餓了先墊一口。”輔警徐璐璐說,他為大伙兒著想得多。

兩年前的春節,在老家新鄭,慣常沉默的樊樹鋒突然對家人說:“如果哪天發生了意外,把我有用的器官捐了吧。這樣還能發揮點余熱,幫幫別人……”

2月19日,按照樊樹鋒的生前愿望,妻子張華在器官無償捐贈書上簽了字。

“樊樹鋒健康的眼角膜和其他三個器官,可以通過移植挽救3個人的生命,還可以讓兩個人重獲光明。”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人體器官獲取組織辦公室主任陳超群說,“現在5名接受器官捐贈者均完成了手術,術后效果良好……”

窗外,雨還在下,這是讓萬物獲得新生的春雨,每一滴都飽含著生命的氣息,每一滴都開啟著新的生機。

樊樹鋒走了,但并沒有走遠,如同春雨,他在用另外一種方式延續著生命!

編輯: 田戈   責任編輯:李瑾瑜
  相關閱讀:
百姓呼聲 進入頻道 >>
綠化帶內 單車“睡覺”
已完成雨、污水管網 ...
慢性病門診如有不便可申請變更定點醫院
電纜線墜落 成了“絆馬索”
精彩圖片 進入頻道 >>
我市隆重表彰疫情防 ...
我市已有超40萬農民 ...
日夜奮戰在一線 她把...
一茶一飯盡顯暖心 虞...
黨媒推薦 進入頻道 >>
    版權聲明:商丘日報報業集團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復制、轉載或建立鏡像等。聯系電話:0370-2628098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網站地圖

主管:中共商丘市委宣傳部 主辦:商丘日報報業集團 商丘網聯系電話:0370-2628098

    河南省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0120156001 豫ICP備05019403號 公網安備 41140202000008號     

12321網絡不良與垃圾信息舉報受理中心  12318 全國文化市場舉報網站  公安部網絡違法犯罪舉報網站

98公牛vs爵士总决赛 江西11选五5中奖规则 二分彩规律 安装乐乐安徽麻将 十一选五一定牛 北京赛车pk官网走势图 广东十一选五爱彩乐 网络投资理财平台可靠吗 北京快3中奖助手下载 美国中产家庭的资产配置 爱玩捕鱼大圣归来外挂 南京麻将规则 天津麻将有什么app 湖南哈哈麻将官方网站 广西十一选五推荐 3d历史上今天开奖 河南快三基本走势图一